学报专栏

《秋风辞》中的后土情结 (作者陈振民)

(中国国国学研究会研究员  山西临汾  041000)
 
       【摘  要】汉武帝的《秋风辞》是汉武帝前往汾阴祭祀后土途中写的,他在辞中怀念的“佳人”是指后土圣母,并非贤臣或美女。所谓“兰秀”与“菊芳”是形容后土圣母的俊才盛德。所谓“哀情多”、“奈老何”,是汉武在年老时促的情况下想追慕后土圣母的精神抓紧时间进一步建功立业的忧患意识和焦急情绪的表现,并非悲凉消极心态的流露。
       【关键词】佳人  后土  忧患意识  焦急情绪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
        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
        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汉·刘彻
        汉武帝刘彻的这首《秋风辞》堪称千古名篇。近代大文豪鲁迅先生对其作了高度评价,曾在《汉文学史纲要》中讲道:
      “武帝辞华,实为独绝。当其行幸河东,祠后土,顾视帝京,忻然中流,与群臣宴饮,自作《秋风辞》,缠绵流丽,虽词人不能过也。”
鲁迅先生如此称誉《秋风辞》,看来只是就其“辞华”,就其“缠绵流丽”而言。至于汉武帝为什么要写《秋风辞》,他在辞中表达了一种什么思想感情?鲁迅先生并没有说,他把这个空间留给了我们后人来驰骋。
        关于《秋风辞》意蕴内涵的研究,不少作者写了文章。就我接触到的来看,大多是说这首词是汉武帝贪情迷色、叹老怀春的情绪的表现。根据之一是 ,辞中有“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之句,认为“佳人”是指“美人”,兰和菊各不同时,说明是前后两个美人,这就是指他的李夫人和勾弋夫人了。他念念不忘这两个美人,还不是贪情迷色吗?根据之二是,辞中又有“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之句,认为汉武帝骄奢淫逸了一生,现在年老体衰,再不能像年轻时那样为所欲为了,真是无可奈何,这还不是叹老怀春吗?这样《秋风辞》的意义也就不过是反映了封建统治者留恋富贵生活,却又感到韶光易逝的复杂心情,其情调是哀惋低沉的。
       这分析不能说不是一番道理。可是一结合汉武帝祀后土这 大的行动背景,并联系辞中“怀佳人兮不能忘”后紧接着就是“泛楼船兮济汾河”的这个具本的语言环境来研究,再加上对“佳人”一词的实际解释来探讨,上面的分析就于理不通了。
       比如说,汉武帝如果是出于贪情迷色,怀念李夫人和勾弋夫人,那么在宫中这个温柔之乡进行正是最合宜的场合,为什么偏要不顾千里之遥而到后土祠呢?再,汉武帝如果是出于叹老怀春,对晚景凄凉感到一中无可奈何的悲伤,那就在宫中这个富贵之地趁时享乐,贻养天年最好不过了,为什么偏要大动人马,风尘仆仆地来祭祀后土呢?这样一追问,只要不是强设说词,恐怕就没有什么合情合理的解释了。
        还有一种说法是,辞中的“佳人”是指贤臣。“怀佳人”是指汉武帝为成就大业而怀念贤臣。这是从唐代注家吕延济的“佳人,谓群臣也”因袭而来,无疑是对“贪情迷色”说的一种否定,算是另开了一条思路;然而再经细究,这个“怀念贤臣”的说法也站不住脚。只要问一声“后土祠里有你向往的贤臣吗?”问一声:“汉武帝祭祀后土时,朝中有名的文武大臣必然随驾,近在咫尺,何必怀念?”就自然发现其问题了。
        我的看法是,研究》《秋风辞》的内蕴,必须紧紧抓住《秋风辞》的写作背景和自身提供的信息,顺蔓摸瓜,不宜脱离写辞的时空环境和本体因素,而在其外部就一些不相关的事物进行拉扯和猜度,这就是说,学术研究要本着唯物主义观点,实事求是,格物致知,而不能随意想象,无端臆测。
        那么,《秋风辞》向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背景和信息呢?我认为有四点:
一、《秋风辞》中有“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之句,说明辞是汉武帝前往汾阴祭祀后土,船到汾河,正向后土祠划行,且箫鼓棹歌配合助兴的情况下写的,不是在其他地方,其他活动中写的,故其聚焦点必须是反映祭祀之事,这就自然关系到后土了。
二、辞中在“怀佳人兮不能忘”后即接以“泛楼船兮济汾河”之句,说明汉武帝是因怀念“佳人”而乘坐楼船来到汾阴,可见这位“佳人”不在别处,而在汾阴,这样,她与汉武帝来汾阴祭祀的后土在概念上就已合而为一。
三、辞中“佳人”是春兰秋菊所形容的实体,而春兰秋菊又向来是高洁的象征,不是俗艳之物。著名诗人屈原之爱兰,陶潜之爱菊,都是由其品格之高洁决定的,这已是许多人都知道的事实。故佳人并不限指美人,还指有才干有道德的崇高圣洁之士。南朝的史学家裴松之称三国时曹爽之父曹子丹为“佳人”即是一列。这又进一步浓重了佳人与后土之间的等号。
四、辞的末句讲的是“奈老何”,这个词汇是“奈何”与“老”的间错组合,实即“奈何老”,其“奈何”是怎么之意,所谓“奈何老”,就是该怎么度过这个老年,这是一种焦虑和不安的情绪。辞中没有“无”字,不是“无奈老何”、“无可奈何”之意,因而其情调不是悔恨和悲凉。
        有的朋友根据汉武帝晚年曾下罪己诏,对自己“为方士所欺”、“所为狂悖,徒使天下愁苦”等过失有自我批评的情况,认为他表现了一定的懊悔,这是对的;但汉武帝将这种反思紧接着就转化成纠错补过的行动,曾宣布停止对匈奴用兵,实行富民政策,罢斥方士,禁苟暴、止擅赋等,他力图重塑形象,再铸辉煌,只怕来日不长。故他在《秋风辞》里写到的“少壮几时兮奈老何”,所传达的情态,早已脱离开一般悔怍的境界,而升华成惜阴如金,急功若渴的焦灼和忧虑了。
        综合以上背景和信息,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种认识:《秋风辞》是汉武帝出于对后土圣母的怀念和向往而写的。他之所以怀念和向往后土圣母,是因为他视后土圣母这位地皇为佳人,具有博大温香的胸怀,能够资生资育万物;而其俊才盛德又如春兰之秀雅、秋菊之芳馨,能管理好大地,给天下带来吉祥。故汉武帝祭祀后土,就是为了祈求在后土的保佑下,大地母亲长出茂盛的田禾,结出丰硕的果实,正如《汉书·郊祀志》所说是“祈为百姓蒙丰年”;就是为了效法后土之精神,建功创业,稳固天下,使大汉江山永远太平。而汉武帝向之祭祀的有卓越本领、高尚德操的后土 圣母在何处呢?就在汾阴月隹 上的后土祠.于是,他不顾时令已是寒秋,满怀希望地坐着楼船,乘风破浪,向汾河远渡而来。沿途鼓乐齐奏,心情振奋。正在欢快之际,忽又感到英气勃发的盛年已经过去,现在呢?纵然心雄志壮,毕竟年老力衰.于是,他又陷入一种哀愁,焦灼地思谋着该如何再有一番作为,以度好这个晚霞时光。这就是所谓“缠绵流丽”的《秋风辞》的全部内涵。探讨至此,似乎觉得鲁迅先生以“缠绵流丽”来形容《秋风辞》,也有可以斟酌的地方了。因为这首辞包含着汉武帝“壮心不已”的豪气在内,其辞采的气质确有“流丽”的一面,但不一定是纤细柔软的“缠绵”。
        如此说来,著名的《秋风辞》确实充盈着汉武帝执着的后土情结。它的主题思想根本不是所谓封建帝王感叹人生短暂,好景不长,也不是一般地教导人们珍惜青春,而是一生干了平定外患、开拓疆土;兴修水利,改良技术;盐铁官营,打击大贾;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重视文艺,建立乐府等许多大事的一代英主,临到暮年,犹“志在千里”,急忙思考该如何在后土精神的佑护和感召下,抓紧时间,进一步有所作为(包括纠错补过的努力)的忧患意识和焦急情绪的展示。它无疑是汉武帝咏唱的一首悼念后土,激励自我,同时也昭示世人的挽歌。
      《秋风辞》啊,后土文化中多么光彩夺目的一章!它早已被古人书丹镌碑,永树于秋风楼上,熠熠生辉,照耀千古。有念及此,我曾作七绝《秋风楼.》一首,表达自己登秋风楼读《秋风辞》的感受,诗曰:
       雄楼千载荡秋风,
       汉武长扬后土功。
       一曲悲歌尤励我,
       衰龄竞铸夕阳红。
       应予说明的是,本人如此研读评价《秋风辞》,并不是拔高汉武帝及其作品,把汉武帝当成共产党人一样地去宣扬,而是出于实事求是地对待历史人物和古典文学作品的考虑。须知,中国历史上有作为的封建帝王,固然有其封建统治者本性的一面,但也不是整天光在纸醉金迷中玩物丧志,或在前呼后拥中弄权施威,他也有雄图大略的一面,有忧国忧民的一面,因而他的作品也并非全无积极因素,而这,也是应予正确对待的。只要有一些历史唯物主义常识的人,想来是不会否认这一点吧!
On the soil complex in  <Autumn speech>
       Abstract:" The autumn wind" was written by Emperor Wu of the Han on the way to the sub-soil Yam festival. The so-called 'Orchid Show' and 'Jufang' Our Lady of the soil is described only Jun Sheng Germany. Chennai, the so-called multi-staged situation is the old Ho Han Wudi in old age would like to promote the case of our time make contributions to further the sense of urgency and anxious mood of the performance, not the negative attitude of the show desolate.
       KeywordS: beauty, soil, the sense of urgency, anxious mood


上一篇:浅谈高中数学应用问题的教学 (作者畅爱云)
下一篇:欢愉中掩饰不住的淡淡哀伤 (作者张书丽)